明十七世纪 田黄石雕瑞狮纸镇 3932万港币 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房四宝 > 正文

闲话古代文人的把玩

来源:凤凰彩票网 作者:小豹子 时间:2018-02-07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明十七世纪 田黄石雕瑞狮纸镇 3932万港币 香港苏富比2006年10月7日拍卖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清雍正 斗彩祥云纹马蹄式水盂 (一对) 1298万港币 香港佳士得2010年12月1日拍卖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明“百禄”墨 22.4万元 中国嘉德2010年11月21日拍卖
  
刘锡荣

  文玩,是古人文房用具的总称。

  对中国文化而言,文玩功不可没。今人所能看到的一切文案,无不是文字的记载,无不是文人的笔墨,无不是在文房中完成。在信息和交通闭塞的环境,文房中除了“红袖添香夜读书”外,最为实用又解闷的就属文玩了。

  今人只有在翻阅古书时、收藏时,才了解和亲近文玩。时间之所以伟大,便是废弃过去,肯定存在,希望未来。唯在“古董”这个问题上例外,时间是眷顾的,古玩如陈酿,越久越是珍贵。

  时光将文化与物件雕琢成为财富。

  于是,有人买了收藏,有人用来赚钱。三百六十行,古玩行数第二。有这一行,即便战乱年代,也是风生水起。譬如清末民国,朝夕难保的皇室贵胄不忘趁乱大发国难财,连宫中的珍玩也被皇亲国戚、后妃、宦官拿到市场或“鬼市”去换了银钱。那阵子,北京琉璃厂的生意兴隆,一街的大辫子走动晃荡,宽大的马褂内里揣着宝贝,神经兮兮的做着勾当。遗老遗少,军人政要,老外与掮客,有堂皇开店者,甚是气派;有夹包袱者,满世界游走,各显神通,颇成气候。“云冈石窟”的佛头,“龙门石窟”的“礼佛图”也砸碎了,搬进京城,弄到琉璃厂来卖。

  于是乎,人欲横流,贩卖国宝成为潮流。

  古玩行水深似海,有人捡漏儿,欣喜若狂;有人上当,气急败坏;有人名利双收,有人家破人亡。用古玩打点关节,买官鬻爵,最为妙用,古来如是,不一而足。明之严嵩、高拱,清之和珅、李鸿章、胡雪岩都有此故事。

  2010年,笔者应邀整理王世襄先生珍藏铜炉,出版《俪松居遗珍——王世襄先生旧藏铜炉遗珍》。这年12月4日,王世襄先生旧藏20件铜炉在北京匡时拍卖。笔者以为,6000万至8000万元可入藏,不想,成交额高达1.2亿元许。而2003年中国嘉德秋拍,成交额不过1400万元许。

  看来,作为文房“首器”或是文玩的宣德炉,至今仍受国人的追捧。

  古董既承载了辉煌的文明,又承载了过去的耻辱,在历史长河的荡涤中,或受宠爱升天,或被弃如敝屣——“文化大革命”中,安居乐业对古董们而言,是奢侈又迷茫的梦想。

  新世纪以来,从地方台到中央台,荧屏充斥着“鉴宝”“寻宝”“赛宝”节目,秀得人迷惘而痴恋。事实上,连紫禁城出版的民间藏玉和铜炉书籍都是负面影响多多,更有“金缕玉衣”、“玉凳”等巨伪案例。这些离奇的生意,被文学作品、影视作品演绎得跌宕起伏,悲欢离合。热播的《五月槐花香》、《雾里看花》等电视剧,说的都是这类故事。

  尽管鱼龙混杂,激流暗礁,盛世收藏仍是时尚,北京的潘家园,上海的过仙桥,天津的南市,西安的大唐西市,成都的送仙桥等等旧货市场和各地拍卖场上,人头攒动,甚是热闹,年交易额何止亿计?虽然陷阱重重,人们依然痴迷,期盼“一夜暴富”的神话降临到自己身上,以至于一位行内高人说:古董本来就没有真假,大家都认为是真的,就是真的嘛!自古就有仿古器物的作坊,仿古画的画家,齐白石、张大千的字画,哪哪都有卖,场场都有拍,这就对了。诸如苏州的仿古画,蚌埠的仿古玉器,洛阳的仿青铜器,福建、安徽、江苏、山西的仿木器,扬州、广州、保定的仿景泰蓝器等等。古董的财富魔力,如同吸毒,一旦爱上,永难超度。这些年,钱多了,生活富裕了,参与的人多了,文化也就沸腾起来了,对于懂行的人来说,挺好。

  文玩是是读书人的装备。古人是颇有些讲求的,大都制作精美,气韵清雅,赏心悦目,藏玩皆宜。文玩是实用的,如笔架山子(笔格)架笔;镇纸既有狮、虎、牛、马、羊等动物形状,亦有铜、木、象象牙、石等材质,其上还刻诗文警句、山水人物、花鸟鱼虫什么的,统统用来压纸。有赏玩的,如宣德炉、玉雕摆件、灵璧石、昆山石、太湖石、玉山子等等。

  文玩的品类繁多,形制各异,材质不拘,功用不一。南北不同,爱好有别。江南文玩多以竹、木、牙、雕材质做就,盖气候湿润,不易开裂;北方干燥,多为玉、铜、金、银、锡、石等做成。北方工在元代以前,本是极为精美的,皇家都城都在北方,举国家之精工资财,所做器物必为最好。北宋官窑瓷器可谓巅峰。南宋以后,虽然南北皆做,但北方渐弱,南方兴起,故金石之质的也是南匠做得好,南北皆用。

  随着宋室南迁并定都临安(今杭州),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重心南移,鱼米之乡的优越条件,促使南方手工业文明迅速崛起,明代以杭嘉湖一带的松江府最为发达,各种生活用品、文化用品琳琅满目,到如今,都是上好的文玩。到了明代晚期和清代,苏州的五行八作兴盛起来,苏作的家具、竹木牙雕器,宋代以来就兴盛的书法绘画,益发获得张扬,明清都有徐渭、文征明、唐伯虎、陈老莲、八大山人、袁江等,又有什么四大家、八大家等等字画,颇成气候,一时洛阳纸贵。

  自明晚期始,皇家所用,大都是南匠入宫而作。我查过明清故宫的档案,多是苏州、松江一带的工匠和画师,都很著名。又如江南有宋代仿青铜器的姜娘子,明代做鎏金簪花铜炉的朱震明、胡文明,仿宣德炉的北京施家、苏州周文甫、南京甘文堂等。还有嘉兴一带的沈存周用锡制的茶具、文玩器,张希黄刻的竹子臂格,朱三松刻的竹雕笔筒,张鸣岐做的手炉,蒋千里制的螺钿器……都是文玩精品,但凡完美地保存到现在的,都价值不菲。每当我面对自家藏玩的诸多文玩,很是为古代匠作的手艺与创意钦服,亦为自家的福分知足,能在此等文明之器间,品茗、吃酒、闻香、抚琴、作文、会友,岂不快哉?

  如今,文玩已成为过去的玩意了。汉字的书写历史由铜铸、刻简、竹笔、毛笔、钢笔、圆珠笔、签字笔等书写方式,过渡到敲键盘了,既便捷又快速,还省却了诸多时空。文章敲好,邮件一发,分秒之间,全世界哪都能到达。

  在电脑前工作累了,大可以在电脑上冲浪、游戏、聊天、看电影等等,哪还用得上“文玩”呢。自然,许多古来的作坊消失了,手艺失传了,传统的民族文化被科技蚕食着,即便极少的手艺与手艺人被作为“文化遗产”及“传承人”保护起来,眼见得大多也是后继乏人。哪怕是联合国概予认定,发个蓝色地球牌证,也绝不会感动经济大潮中的中国人的,而今的青年人,大都现实直白的多,对此等文明冠以虚的概念,统统都是混不吝。直到我们蓦然回首,许多传统文化早已是“轻舟已过万重山”,逝者已矣,岂不痛哉?

  社会以这种科学的手段,把古人的许多传统与创造统统废弃后,心无旁骛地像刘翔、像飞船一样,永往直前。于是乎,故旧失落了,永远不会再生,且着上了历史的尘埃,这便成就了古董。

  说远了,还是回过来说文玩。文玩所含品类颇多,诸如镇纸就有尺、兽、方、圆等形制,木、石、铜、铁等材质;砚有端、歙、澄泥、洮河、松花、红丝等;墨有徽、湖、苏等;纸有澄心、金笺、宣纸、麻纸、高丽纸等;笔有湖笔、宣笔等;山子有灵璧、太湖、昆山、英石、黄河、大化、来宾等,还有木、玉、铜、铁等加工;扇子有竹、羽等。著作有曹昭《格古要论》、高濂《遵生八笺》、文震亨《长物志》等。影响大者,《长物志》为最,“宣德炉”列为首位,“文房诸器,宣炉为首”,更有“一两黄金,一两宣德炉”之说,民国时有“一块袁大头,一两宣德炉”之说。又有“文房诸艺,琴为首艺”,二器和合,为文房双璧。

  可见,文房之中,一尊宣德炉,一张琴,是必需的。

  可见,这读书人的文房,古来还是颇为讲究的,只是时代发展到当下,以电脑为首的现代工具兴起,文房也简单了许多。往日里,曾给文人们带来许多欢乐,曾给中国文化带来无限辉煌的文玩们,只能无奈地退居二线,仅仅作为赚钱的载体,或是被鉴赏的古董,爬上博古架子去了。

  文玩,不再是主流文化的宠儿了,不再是社会的时尚了,只能在物流的通道间不停地辗转。当然,在我和我认识不认识的许多人中,依然习惯于笔耕,听着笔端与纸张间莎莎的妙音妙语,是一种至高无上的享受。自然,我文章中所述的文玩们,也就必然是文房中少不了的伴侣了。或许有人觉着这是一种没落贵族、低吟浅唱云云,我也愿意陶醉其中:

  大江东去 落日余晖 鸦雀归去 月朗星稀

  山巅水岸 疏竹松鹤 亭台殿阁 文房雅室

  几炉沉烟 几章诗文 几杯浊酒 几回醉醒

  几曲流水 几人知音 几度风发 几多艰辛

  几次爱恨颠倒 几帆悲凉沧桑 晨钟暮鼓皆不空

  九转四海放歌 九牧五岳太白 淡定寻常都是禅

  正是锦绣文章时 大快心肠

 2013年07月05日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ajaxfeedback.htm
栏目分类

凤凰彩票 联系QQ: 邮箱:

Copyright © 2002-2011 小豹子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