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兰州老人受骗花12万元买保健品 投诉3月未果

2018-09-06 22:26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admin

  12月29日、30日,记者陪同崔大爷分别来到城关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兰州市消费者协会、火车站工商所,这些部门或互相推诿,或表示不在自己职权范围,均没有受理崔大爷的投诉。

  只是看了一段保健品广告,老伴就背着崔大爷和儿女分批以不同的金额,在4个月内用12万余元钱换来一堆没有任何药用价值的保健品。为了挽回损失,让不法分子得到惩处,崔大爷向兰州市多部门反映未果。

  当他得知老伴被骗后,对方公司还打来电话,找各种借口索要钱财,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欠债累累的老人只得向骗子告饶:“放过我们家,不要再给家里打电线岁的崔大爷来到兰州晨报社,向兰州晨报记者讲述了自己被骗的前后经过。

  今年4月初,崔大爷的老伴吕老太在偶尔的机会得知了北京有一家卖巴西蜂胶的公司,感觉产品很好就拨打了订购热线盒巴西蜂胶。“三天后,老伴就收到了寄来的巴西蜂胶。”崔大爷说,收到货物不久,对方公司给老伴打来电话核实货物是否收到,效果如何等情况。一名自称是中科院的李建忠院长在电话里介绍说,仅仅吃蜂胶还不行,需要吃些其他的药品才能有效果,治好病。

  “由于经济条件有限,老伴告诉对方吃不起其他药品。”但自称是中科院院长的人,热情向老伴介绍说钱不是问题,国家正好有一项5年4.2万元和10年8.4万元的救济扶贫款,可以帮助老伴申请,但必须买了药才行。“我老伴相信了对方的线万元的扶贫项目。”崔大爷说,家里的不幸自此开始,“李建忠院长”屡次以申请扶贫款需收取每天1元的服务费(1825元)、10%的税收(4200元)、8888元的办事好处费等理由索要款项,骗走老两口省吃俭用存下来的7万元养老钱,老伴还背着他借了近5万元的外债。

  截至8月底,仅仅4个月的时间,吕老太花了12余万元钱,不但没有得到对方承诺的4.2万元扶贫款,却拿回来了16种名称不同的保健品。记者在崔大爷家中看到,对方寄来的药品中,两个塑料袋中有几十袋小包装药品,封皮上除了写着“中药”字样,再没有任何使用说明和生产日期。“连药品的名字都没有,我们怎么敢喝呀!”崔大爷说,这些保健品他们一粒都没敢吃。在寄来的快递单上,记者也没看到关于地址、电话和详细的公司名称,只有公司名称一栏显示“ZSD”三个字母和具体付款金额。

  9月初开始,崔大爷便向相关部门投诉,希望能够追回一部分损失,或将这些骗子绳之以法,但奔波了3个多月维权未果。

  下午1时许,崔大爷与记者前往兰州市消费者协会。崔大爷在路上告诉记者,七旬老伴身体一直不好,患有心脏病、糖尿病、乳腺癌等。

  他说,9月初,老伴让他去向别人借钱,他才发现上当受骗。得知事发经过后,他赶紧拨打北京的114查询中科院电话和北京卫生局核实对方身份,均被告知没有相同姓名的领导。随后,他拨打国家扶贫办电话核实,得知没有对方所说的扶贫政策。3个月来,崔大爷跑遍了各大单位维权未果,第一次去兰州消费者协会投诉,对方只表示此事与药品争议有关,他们单位管不了,建议崔大爷去兰州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投诉。如今他只好再去消协碰碰运气。

  下午2时20分左右,崔大爷再次来到兰州市消费者协会维权。但遗憾的是大门紧锁,截至下午2时37分,都未发现有工作人员前来开门上班,崔大爷和记者无奈离开,准备到兰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反映情况。

  下午4时许,崔大爷来到兰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投诉中心的主任办公室。见到已是熟面孔的主任,崔大爷再次说起了自己的遭遇。然而,还未张口多说,主任已热情地握起老人的手说,“这可能是诈骗,最好去公安部门报案,公司在北京,我们没法受理。”主任对崔大爷说,他已向领导做了反映,但因不属管辖范围,无能为力。

  随后这位“主任”解释说,如果顾客在兰州买了假冒劣伪产品,或者因吃药品出现不良反应等则属于他们的管理权限范围,但显然崔大爷是中了电话诈骗圈套。

  “我们经常在检查中发现,以会议推销、电话营销、现场体验等形式,非法推介保健食品的现象,屡次打击仍‘顽强’存在。”主任对崔大爷建议尽快向公安部门报案,只有公安可以跨省联合破案。

  如果是诈骗该由哪个公安部门负责呢?几经打听,崔大爷得知诈骗类案件属城关公安分局经侦大队负责。

  在赶往城关公安分局经侦大队的路上,记者翻看了崔大爷记录的每一笔支付的款项和寄来的药品名称,全部都是量少价高的保健品,没有一种是能够针对性治病的药品,但在包裹的快递上货物名称却写着“药品”。

  当日下午4时30分许,崔大爷来到了城关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向民警讲述了自己被骗12万多元现金的经过。

  “你连合同都没有,我们没有权限受理。”办案民警说他们只受理有合同的诈骗案件,让其去刑警四大队询问。刑警四大队一民警听完崔大爷的讲述后说,由于当时对方给了药,崔大爷给了钱,有可能是正常的交易,且崔大爷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对方涉嫌诈骗的可能,所以他们没有任何办法。

  办案民警解释道,关于药品价格问题,他们也无权干涉,有可能对方寄来的某种药品本身价值就高,没办法以诈骗行为受理案件,有可能在药品价格上存在欺骗,可以找工商部门解决。

  “这可咋办?我们还能找哪个部门?”崔大爷无助地问道,该民警对崔大爷说,他们确实没有办法,也不知道具体找何部门投诉。

  12月30日上午8时30分许,崔大爷再次来到兰州晨报社。“回想29日一天的维权,我觉得对方也说得句句在理。”崔大爷拍打着自己的双手激动地说,家里除了一堆没有吃的保健品,就剩下几张没有被老伴丢掉的快递单,除了显示的额度,也不知道对方的公司名称和地址。

  “我也不知道这些还算不算证据。”崔大爷说,是不是有部门该去调查这些药品的价值?调查自己所说的真实性?……“都是以不归我们管,将我打发掉。”崔大爷痛苦地说,当他得知老伴被骗后,对方公司还打来电话,找各种借口索要钱财,“我在电话里苦苦哀求告饶,放过我们家,不要再给家里打电线时许,崔大爷怀着最后一线希望走进了火车站工商所。

  “麻烦你们能管管,家里的钱都被骗完了。”崔大爷急切地说,跑遍了能管的部门都说没有办法……

  “我们只负责火车站附近所管辖范围之内的投诉,何况对方在北京,根本没法管。”火车站工商所工作人员表示。

  该名工作人员解释说,现在有很多这种欺骗老人的行为,就崔大爷的事情,对方明显存在诈骗的行为,让老人拿着证据和材料去公安部门报案,且工商部门是属地管理,只要出了甘肃,甘肃的工商部门没有能力管北京的事。这名工作人员建议,让崔大爷拿着证据去公安部门备案,或者拨打北京110报警,或者拨打01012315投诉。

  连续两日的奔波中,崔大爷一无所获。“我该怎么办,这么多钱被骗了,还欠了5万多,我至今都不敢让子女知道。”崔大爷憔悴的眼神里透露着深深的无奈。

凡注明“来源:重庆时时彩帝豪娱乐_帝豪娱乐时时彩_帝豪时时彩源码_凤凰彩票小金刚”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